立即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永利国际游戏 > QiPai > 经济QiPai > 金融QiPai永利国际游戏24小时QiPai发表咨询热线:400-680-0558

山东省绿色金融发展情况综合评价

永利国际游戏所属分类:金融QiPai发布时间:2019-10-08 09:32:10浏览:1

本文采用层次分析法,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等维度,对山东省17地市①绿色金融发展现状、短板进行全面综合评价。研究表明,山东省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具有明显的地域差异,各具优势和劣势。针对存在问题,本文提出促进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建议和实践路径。

   摘 要:本文采用层次分析法,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等维度,对山东省17地市①绿色金融发展现状、短板进行全面综合评价。研究表明,山东省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具有明显的地域差异,各具优势和劣势。针对存在问题,本文提出促进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建议和实践路径。

  关键词:绿色金融;综合评价;层次分析;政策建议

  中图分类号:F830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2265(2019)07-0032-08

  DOI:10.19647/j.cnki.37-1462/f.2019.07.004

金融研究

  《金融研究》(月刊)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人民银行主管、中国金融学会主办,对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正式出版物。已经成为在中国金融理论研究和实践考察中占据重要地位,扎根金融改革和发展实践,引领学术前沿的理论性、政策性、实践性兼备的权威学术时刊。

  一、引言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由速度到质量的阶段性变化,决定了经济增长需要新旧动能转换、经济发展换挡提速。2018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为全省推进动能转换提出了政策保障。新旧动能转换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时山东发展的主要方向和主基调。

  新旧动能转换就是要实现新动能培育与传统动能改造提升的协调互动,而绿色金融作为绿色发展理念和金融服务供给的有机融合,能够为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变革、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加快生态文明发展进程提供有力支撑,对推动绿色发展、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绿色信贷,发挥好资金的杠杆作用,停止对高污染、高排放行业企业的资金支持,将更多资金资源配置到传统产业升级改造和新兴绿色产业培育中,将有力推动山东顺利实现经济增长换挡提速、高质量发展。

  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山东省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具有明显地域差异,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是绿色金融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绿色上市公司和绿色保险的发展相对滞后,尽快填补山东省全国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空白是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的重要抓手。

  本文的贡献在于:第一,丰富了绿色金融框架。已有研究对国家层面绿色金融发展论述较多,针对省级层面的研究较少。我国虽然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绿色金融体系,但是二级指标体系的遴选和构建却鲜有文献涉及。本文根据已有的绿色金融框架,结合山东省实际,以绿色信贷、绿色金融债、绿色企业债、绿色上市公司和绿色基金五个维度构建了绿色金融发展度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丰富了地方绿色金融经验。第二,完善了绿色金融研究方法。相关文献使用理论分析方法较多,实证分析较少。本文使用综合评价方法对山东省17地市绿色金融发展进行了定量研究,通过数据定位优势、发现短板。

  二、文献综述

  (一)关于绿色经济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系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新发展理念。黄少安(2017)提出,新动能包括改革开放和体制创新、技术创新、产业的結构转换和产业升级,具体产业要重点发展现代海洋经济、现代农业等绿色产业及高端装备制造业。要重视发展现代金融,管控金融风险,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张文和张念明(2017)提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导向下实施新旧动能转换,要推动传统产能向绿色化、智能化发展,深入挖掘农业等绿色经济新动能。赵丽娜(2017)提出,推动产业集聚集约,提升经济绿色发展水平,是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有序转换的重要路径之一。隆国强(2017)提出,我国正处在绿色转型发展过程中,绿色发展本身就是发展新动能,这将带动节能环保的新技术、绿色发展的新模式等。

  从现有研究成果和社会实践看,绿色发展是经济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发展方向。山东省提出实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重要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改造升级传统产业、化解淘汰落后产能,彻底改变产业层次低、质量效益差、污染排放重的资源型、重化型产业结构,从而形成强大的绿色产业发展新动能。

  (二)关于绿色金融的框架

  从国内外的研究看,绿色金融的框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目的是支持有环境效益的项目,产品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等,支持领域包括多种融资、保险、碳金融等活动。马骏(2016)提出,我国目前绿色金融实践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指数和相关产品、绿色基金、绿色保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绿化中国金融体系课题组(2016)指出,中国绿色金融政策体系主要包括两类:与绿色金融直接相关的政策,财税、价格和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配套政策。

  本文根据国内外的理论及山东实际,采用周逢民(2019)提出的绿色金融范畴,即为推动绿色产业发展、生态环境改善和资源高效利用而开展的投融资活动,以及为保障这些投融资活动的顺利进行而在财政、税收、法律、金融监管等方面所实施的激励措施和保障性制度安排。

  (三)关于绿色金融的发展经验

  近年来,发展绿色金融在全球已达成共识。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较早开始实践绿色金融,如美国1990年制定的《清洁空气法案修正案》就对排污权交易制度做出安排;花旗银行2013年发行金融债券支持中美能源太阳星项目。日本2010年发布《环境与金融:金融部门在建设低碳社会中的新作用》,提出环境金融行动原则,鼓励绿色金融广泛应用。韩国2010年公布《低碳绿色增长基本法》。2014 年1 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建立了“设计可持续金融体系”项目工作组,旨在探索促进金融体系与可持续发展更紧密结合的政策,以时对金融体系进行系统性变革。2014年7 月,世界银行发布《环境和社会框架:为可持续发展确定标准》报告,试图搭建绿色金融发展的框架、要求、标准和流程。阿根廷G20峰会连续第三年将绿色金融写入峰会宣言。

  进入21世纪后,随着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我国开始关注绿色金融。“十二五”规划首次对包括绿色金融在内的环境经济政策进行了统一规划。2013 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为中国绿色金融的发展创造了层级更高、权威性更强的环境经济政策空间。2016年由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印发《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成为我国绿色金融实践的具体实施意见。我国“十三五”规划明确将建立绿色金融体系上升为国家战略,并从中央层面做出顶层设计和部署要求,推动全国绿色金融步入加快发展阶段。

  鉴于以上分析,本文意在弥补绿色金融发展地方研究和定量研究不足之处,从对绿色金融发展度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出发,分别考察不同维度对山东省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发现短板、提出建议。

  三、绿色金融框架及山东省发展现状

  绿色金融内涵丰富,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绿色金融体系,涵盖绿色信贷、绿色金融债券、绿色企业债券、绿色指数、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碳金融、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等多个层次和维度。由于我国绿色金融的发展起步较晚,鉴于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以绿色信贷、绿色金融债、绿色企业债、绿色上市公司和绿色基金等维度测度山东省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情况。

  (一)绿色信贷

  绿色信贷,即金融机构为绿色企业和绿色项目提供信贷支持,其目标是推动企业降低能耗、节约资源,将生态环境和能源消耗的要素纳入金融核算决策中,更加注重长远利益和长时发展,促进金融与生态的良性循环。2007年,为遏制高耗能、高污染产业的盲目扩张,我国颁布《关于落实环境保护政策法规防范信贷风险的意见》,标志着绿色信贷这一经济手段进入防治环境污染体系中;2012年,原银监会《关于印发绿色信贷指引的通知》要求银行从战略高度推进绿色信贷,加大对绿色经济、循环经济、低碳经济的支持,防范環境和社会风险,提升自身的环境和社会表现,同时建立相关数据报送制度;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建立绿色贷款专项制度的通知》,正式建立绿色信贷制度,规范绿色信贷数据报送机制,为开展和推动绿色信贷发展提供了参考。该制度明确指出,绿色贷款是指金融机构发放给企事业法人或其他组织用于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投向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项目的贷款,其范围和对绿色项目的认定范围与原银监会《关于报送绿色信贷表的通知》一致。

  本文采用人民银行对绿色信贷的口径开展研究。鉴于历史数据难以获得,本文以2018年山东省各地市绿色信贷为研究对象。数据显示(见表1),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近年来山东省绿色信贷业务得到长足发展,到2018年末,山东省金融机构发放绿色信贷3140.4亿元,较年初增长323.7亿元,增速为11.5%,高于全省平均贷款增速1.9个百分点。在17地市中,济南、青岛绿色信贷的规模超过1000亿元,遥遥领先其他地市;烟台、潍坊其次,但仅刚过100亿元;其他地市规模均不大。从增速看,青岛在较大基数情况下仍然保持了较快增长,威海作为绿色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也实现了快速增长,菏泽、滨州等市由于基数较小而增速较快。

  (二)绿色债券

  绿色债券是绿色金融的主要产品之一,债券作为标准化产品具有透明度高、信息披露多、流动性强等特点,自推出以来就成为支持绿色项目的主力军,受到投资者的追捧。2015年底,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共同发布的绿色金融债公告以及《绿色债券项目支持目录》,标志着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开端,随后我国绿色债券市场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绿色债券市场。具体来看,我国绿色债券类型包括绿色金融债、绿色企业债、绿色公司债和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分别由中国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证监会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制定相应规则。

  山东绿色金融债券起步较早,也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16年,青岛银行获批全国首家城商行发行绿色金融债。目前,该行存续绿色金融债券80亿元,募集资金全部投向绿色领域。2017年,青岛农商行和烟台银行分别获批绿色金融债资格,目前两家行分别存续30亿元和10亿元。2018年,威海市商业银行和齐鲁银行也获得发行资格,目前分别存续20亿元和30亿元。在绿色企业债方面,山东企业绿色意识仍不强,目前仅有4家企业发行了绿色公司债、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及绿色支持证券,其中青岛2家、烟台及济宁各1家,2018年10月份发行的山东公用控股公司绿色票据是山东第一单绿色债务融资工具。

  (三)绿色股票

  绿色股票,是指符合条件的绿色企业,经具有保荐资格的证券公司推荐,按法定程序向证监会提出发行上市申请,证监会按照“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在企业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的前提下予以支持,主要是从事绿色出行、清洁能源、生态保护、环境治理等行业的企业首发上市和再融资,以及部分经证监会批准的绿色企业到境外上市融资。同时,绿色股票指数也在不断完善。目前已有29只上市公司环境、社会和治理结构(ESG)股票指数以A股市场中规模大、流动性好、代表性强的沪深300指数成分股企业为对象,在ESG指标体系下,综合考量企业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绩效,判断企业社会责任发展水平,为投资者提供判断投资标的综合价值的参考依据,推动经济发展良性循环。

  2018年,山东省在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202家(含A股、B股),新三板挂牌企业665家。目前,国内尚无评价上市公司是否为绿色的明确标准,本文采用我国第一家加入赤道原则的兴业银行标准为认定标准,以及企业从事行业、主营业务等,对全省上市公司是否为绿色主体进行评价。经综合评判,各市绿色上市如表3所示。

  (四)绿色基金

  绿色经济发展需要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募集社会资金加强支持,为此,国家设置了中国绿色发展基金。同时,近时财政部牵头制订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设立方案,拟整合现有节能环保产业资金,通过财政资金做引导,撬动社会资本参与绿色投资;发展改革委正在研究设立绿色产业基金。公募基金开展了诸多绿色投资领域的实践探索。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引入社会责任投资理念的公募基金公司,于2008年发布国内首只社会责任主题的基金产品——“兴全社会责任证券投资基金”。汇添富基金2008年加入亚洲公司治理协会,将公司治理因素纳入投资决策应用。目前,低碳、环保、绿色、新能源、美丽中国、可持续等绿色投资方向的基金共70余只,合计累计净值超过80亿元。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通过市场机制发现并投资于有潜力的创新型、绿色产业,提供资本支持的同时,也可提升企业治理水平。截至2017年底,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中,投资案例属于高新技术企业、节能环保企业的案例数量19365个,占比33.61%,账面价值8641.48亿元,占比19.54%。

  为贯彻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战略部署,2018年6月山东省建立了首支绿色发展基金,规模100亿元。该基金由山东省发展投资集团发起,创新运用亚开行、法国开发署、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绿色气候基金等国家主权贷款资金,吸引同方股份公司参与,主要投资山东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节能环保绿色产业和新技术、新材料等低碳领域新兴产业,支持山东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和绿色产业发展。

  (五)绿色保险

  保险是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资金运用灵活,时限相对较长,有一定回报要求,这与绿色项目融资时间长、回报低、不良率低的特点相吻合。2015年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深化环境污染责任保险试点,《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在环境高风险领域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这标志着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发展的政策框架正在逐步形成。但从发展现状来看,我国现有的绿色保险概念内涵偏窄,通常专指“环境污染责任保险”这一特定险种,而在国际上,绿色保险通常是指与环境风险管理有关的各种保险计划。

  2019年2月14日,山东省三部门联合印发《山东省实施企业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管理办法》,标志着山东省的环境责任保险正在实现三个转变:从试点阶段向全面推行阶段转变;从完全依靠企业自愿投保,向环境污染高风险企业强制投保和其他企业自愿投保相结合转变;从各地自行制定规则向全省统一制定保险条款、基础保险费率及其调节系数转变。但鉴于环境责任险的数据难以获得,本文以2018年各地市财险的保费收入替代。

  (六)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

  为全面推动绿色金融发展,2017年6月14日国务院批准了浙江湖州及衢州,广东广州花都区,江西赣江新区,贵州贵安新区,新疆哈密、昌吉、克拉玛依等八区市建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方案。各地区结合自身实际,强化财税、土地、人才等政策,鼓励发展绿色信贷,对绿色金融进行了各有特色、各有侧重的实践探索。截至2018年3月末,试验区绿色信贷余额2600亿元,较试验区获批之初增长13%,比同时各项贷款余额增速高2个百分点。在总量扩大的同时,绿色信贷资产质量保持较高水平,3月末试验区绿色贷款不良率为0.12%,比试验区各项贷款平均不良率低0.94个百分点。

  四、山东省17地市绿色金融发展度研究

  发展度的测度本质上是一项综合评价,即通过构建指标体系、赋予不同指标不同的权重,对反映某一事物多个方面的信息加以汇集确定评价对象的优劣水平与次序,综合评价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重要手段。综合评价方法有很多种,包括层次分析法、模糊综合评价法、数据包络分析(DEA)法等,各类评价方法的流程大致相同,即明确被评价对象、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确定权重系数、建立综合评价模型、分析评价结果。对绿色金融发展度进行测算,也应遵从上述模式,科学进行综合评价。绿色金融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绿色股票、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等。因此,本文采用上述内容构建指标体系。

  (一)指标赋权

  鉴于绿色金融相关数据可得性较差,缺少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且同时包含定性指标和定量指标,本文采取层次分析法结合定性测度的方法测算指标权重。本文选取了8位在绿色金融方面经验丰富、业务熟悉的专家进行比较,比较时取1—9尺度,步骤如下:

  1. 一级评价指标的权重测算。限于数据的可得性,本文选取可量化的指标构建一级指标体系,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和绿色融资拉动力,以及目前难以量化的绿色基金和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根据8位专家对各项指标的对比,由于绿色基金和绿色金融试验区无法定量测算,仅以前5类指标为评价指标,形成一级评价指标的判断矩阵为:

  (1)进行一致性检验,经计算可知:[λ=]5.198883;[CI=λ-nn-1=0.1988834=0.049721<0.1]。

  (2)查表得出随机一致性指标RI=1.12。

  (3)一致性比率。CR=0.049721/1.12=0.001<0.1。判断矩阵一致性检验通过。经归一化处理的x即为各指标的重要性程度,即权重。

  综上,一致性检验过程和结果表明判断矩阵通过了一致性检验,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和绿色融资拉动力的权重分别为0.419、0.318、0.068、0.032和0.163。

  2. 二级评价指标的权重测算。与一级评价指标权重测算相同,二级指标需要分别对一级指标内部进行指标测算。在二级指标体系中,绿色信贷包含绿色信贷余额、绿色信贷增速、绿色信贷占当地信贷总额比重三个指标。

  经测算,CI=0.053924<0.1;CR=0.093<0.1,通过一致性检验。

  绿色债券、绿色股票只包含两个二级指标,不宜采用层次分析法。考虑到绿色金融债券与绿色企业债券的作用是一致的,绿色企业家数和绿色股票市值也基本等同,因此其二级指标权重均为0.5。

  (二)实证分析

  首先,对指标进行一致化处理,使所有指标均为正向指标;其次,利用Z-分数对各指标进行无量纲化;第三,根据前文测算的权重,计算山东省各地市的绿色发展度;最后,综合考虑绿色基金和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情况,确定各地市最终得分情况。经测算,各地市绿色金融发展度得分及发展状况如图1、图2所示。

  从得分结果看,青岛绿色金融发展一枝独秀,处于绝对领先位置;济南、烟台以及威海成为第二梯队;枣庄、泰安、菏泽、临沂、潍坊、东营绿色金融发展处于第三梯队;东营、日照、淄博、济宁、莱芜、德州、聊城、滨州位居第四梯队。其中,青岛市作为山东经济实力最强的沿海城市,绿色发展的理念和项目基础较强,在绿色金融各方面均表现突出,其绿色信贷规模及增速仅次于济南,绿色金融债和绿色企业债远远领先于其他地市,绿色保险也具有较强引领作用。济南、烟台、威海三市绿色金融得分均在0.5以上,这三市均有较大规模的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支撑,而且各具特色。其中,济南市具有较强的省会优势,金融机构较为集中,加之省属企业较多,因此具有较大规模的绿色信贷支持;烟台市作为山东经济第二大城市,金融机构较为集中,绿色项目基础雄厚,绿色信贷规模较大,绿色上市公司较多,加之山东省首支绿色发展基金落地烟台,给烟台绿色金融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威海市地处沿海,长时坚持绿色发展理念,綠色信贷、绿色债券的发展较为突出。在第三梯队中,枣庄受益于较快增长的绿色信贷;菏泽、泰安受益于其绿色金融对GDP的较强拉动力;潍坊、临沂作为传统农业大市,具有较强的绿色保险基础。第四梯队的城市各方面发展均较为落后,绿色金融投入不足,绿色发展理念不强,导致其绿色金融得分较低,但第四梯队中日照、济宁等市也显示出较强绿色金融增长活力。如日照市已经启动绿色发展,培育了一批绿色产业和项目;济宁市发行了山东省首单绿色企业债务融资工具。

  五、山東省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建议

  实证分析显示,山东省绿色金融在组织结构、绿色信贷规模、促进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体系、绿色保险等方面均存在较大短板,亟须山东各地强化绿色发展理念、加大绿色金融资源配置,争取绿色金融发展更大突破。对此,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加强省级层面对绿色金融发展的顶层设计

  山东省实施新旧动能转换,目的就是通过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改造升级传统产业、化解淘汰落后产能,彻底改变全省产业层次低、质量效益差、污染排放重的资源型、重化型产业结构,实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节能减排绿色发展是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内容,“十强”产业中,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化工、现代高效农业等均属于绿色产业范畴,离不开绿色金融的有力支撑。据不完全,全国已有超过20个省市制定出台了绿色金融实施意见、发展规划或实施方案。因此,建议尽快出台山东省绿色金融发展实施意见,从省级政府层面出台统一的政策规划,明确责任分工,强化政策激励,加大考核督导,推动各地在发展绿色金融方面取得更大突破。

  (二)努力营造绿色信贷发展的良好环境

  山东省银行业机构中除兴业银行济南分行设有一级部门绿色金融部外,其他机构尚未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也无特色支行和专营机构,更没有法人机构提出创建赤道银行。同时,从各市情况看,除济南、青岛绿色信贷余额超过1000亿元遥遥领先外,其他各市规模均较小,甚至除两市外的绿色信贷总额尚不足济南的80%、青岛的90%。绿色信贷发展相对缓慢、各市差距较大既有外部激励不足的因素,也有金融机构对绿色信贷发展的认识不够、意愿不强,开展绿色信贷业务的技术能力欠缺的原因。对此,建议山东省加强绿色信贷发展的环境建设,积极向各银行总行争取,设立绿色金融特色支行或者专营机构,引导督促日照银行、青岛银行等法人金融机构创建赤道银行。同时,建议省财政、环保等部门加大对绿色信贷的激励约束机制,对金融机构发放的绿色信贷给予风险补偿,对发生环保失信事件的企业停止信贷支持,人民银行、银保监局等金融监管部门利用宏观审慎评估、再贷款、再贴现、执法检查等方式,推动全省各地扩大绿色信贷规模。

  (三)大力发展绿色上市公司和绿色保险

  定量分析显示,山东省各地绿色股票和绿色保险均发展滞后,2018年全省保险公司承保环境责任险仅57件,保额仅1.93亿元,当年全省仅有6家企业IPO过会且都集中于青岛市。对此,建议省政府制定引导奖励政策,推动绿色环保企业“个转小、小升企、企升规、规改股、股上市”,发挥好烟台、潍坊等绿色企业上市较多地市的示范作用,支持山东绿色企业在境内中小板、创业板和主板上市,支持绿色企业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融资;在齐鲁股权交易中心、蓝海股权交易中心等探索设立绿色环保板,为绿色企业提供专业化的股权交易及融资服务。同时,借鉴浙江衢州、广东广州等经验,积极鼓励保险机构为绿色企业和绿色项目提供增信措施,运用保险手段解决中小绿色企业项目融资难问题;引导保险机构开发针对新能源汽车生产、环保技术提升、生态农业、节能节水等领域的绿色保险产品,引导银行关注“两高”目录内企业投保环境污染责任险情况。

  (四)进一步夯实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由于我国尚未建立统一的绿色金融标准,目前各地发展绿色金融主要参照的是银保监会绿色信贷标准、人民银行绿色贷款标准、绿色债券标准等几大标准体系。但各标准在支持项目范围和分类方法上存在差异,现有标准缺乏统一和衔接,导致绿色金融政策标准不一,增加了金融机构执行和业务发展难度。对此,建议省政府相关部门学习借鉴浙江湖州经验,探索在青岛、烟台等发达地区试点制定地方绿色金融标准,对绿色企业和绿色项目进行认定,设置绿色标识,精准识别绿色项目,为金融机构发放绿色信贷和政府部门制定配套支持政策提供参考。同时,建议环保部门建立健全企业环境信用评价制度,发布环保“黑名单”,实施多部门联合惩戒,将企业污染排放信息、环境违法违规纪录、安全生产、环境污染责任险参保情况等环境信息向社会公开;建立绿色融资项目库,鼓励第三方评级机构开发绿色企业信用评级产品,打造绿色支付工程,应用电子商业汇票、手机支付等绿色支付工具。

  (五)争创全国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

  从全国情况看,湖州、广州、贵安新区等地依托国家级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在绿色基础设施建设、绿色信贷产品创新、绿色保险支持环境改善、绿色金融政策建立完善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为其他地区推进绿色金融积累了宝贵经验,也有力推动了当地绿色产业发展和经济转型升级。对此,建议省政府积极支持省内基础条件较好的地市创设全国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另外,鉴于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是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有力抓手,有利于发挥部门合力,建议组织开展省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创建工作,引导和鼓励有关地市立足新兴产业培育、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转型升级、循环经济发展等特色领域,积极开展绿色金融改革创新,为全省绿色金融发展探索可复制、可的经验。

  注:

  ①本文使用的数据截至2018年末,数据区间内山东省共有17个地市。2019年,因行政区划调整,莱芜市并入济南市辖区,因此目前山东省共有16地市。

  参考文献:

  [1]黄少安. 新旧动能转换与山东经济发展[J].山东社会科学,2017,(9).

  [2]张文,张念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导向下我国新旧动能转换的路径选择[J].东岳论丛,2017,(12).

  [3]周逢民.加快推进山东省绿色金融改革发展的思考与建议[J].金融发展研究,2019,(1).

  [4]赵丽娜.产业转型升级与新旧动能有序转换研究——以山东省为例[J].理论学刊,2017,(3).

  [5]隆国强.新旧动能转换的意义、机遇和路径[J].中国发展观察,2017,(21).

《山东省绿色金融发展情况综合评价》

本文由永利国际游戏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zhiweiQiPai发表网

文章名称:山东省绿色金融发展情况综合评价

文章地址:http://www.fatproxy.com/lunwen/jingji/jinrong/40012.html

'); })();